早報記者 吳潔瑾
  今年6月報到後,孟言超分在松江方松城管中隊,從事的是最基層的上街巡邏執法工作。
  “很難背熟所有法律條文”
  東方早報:每天的工作安排是怎麼樣的?
  孟言超:輪到白班的話從每天7點30分工作到傍晚5點30分,晚班的話就是從下午4點半一直工作到12點,一個半月還會輪到2次“睡班”,就是睡在辦公室,24小時待命,一旦有舉報投訴情況,就必須馬上到場處理。工作強度確實挺大的,白班基本上80%的時間是在外面巡邏執法。兩星期一共才能休息3天。
  東方早報:還記得第一次執法的情況嗎?
  孟言超:雖然6月份就報到了,不過當時還沒拿到城管執法證,所以一直都是以培訓和跟著帶隊老師學習為主,這段時間學了很多法律法規以及各種條文,發現城管涉及100多項執法權限,要背的法律法規就更多了。作為新人,很難記住那麼多,所以有時候接到投訴,出去之前,還要先看下法律法規才知道應該用哪些條款來應對。
  國慶節後我才拿到執法證,終於具備了執法權。現在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執法的場景。當時我在一個菜場周邊巡查,突然發現一個賣鴿子的馬路攤販,馬路售賣活禽可是絕對禁止的,我和同事立即上前勸阻,並開出了處罰文書,說要暫扣他的鴿子,當時這個攤販情緒非常激動,也引來不少市民圍觀。但我們並沒有就此一走了之,而是繼續從圍觀市民角度跟他說理:‘你想想,如果因為你的鴿子,有市民得了禽流感怎麼辦,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最後,這名攤販終於承認了自己的錯誤,表示願意來隊里接受處罰。
  東方早報:工作快半年了,在執法時有碰到過暴力抗法情況嗎?
  孟言超:由於我還是新人,因此很多老隊員都特別照顧我,但在執法時,的確會有一些不理解的小攤販和市民埋怨我們。暴力抗法的事情也遇到過一些,就在兩周前,我們十名城管隊員在松江區拆違辦牽頭下,去松江一別墅小區拆除一名業主搭建的違章建築,當時這名業主堅決不同意拆除,還威脅要晚上跟蹤拆違辦的負責人,他叫來了十幾個弟兄和我們對峙。當時形勢十分緊張,讓我感動的是,老隊員都擋在我們新隊員面前,怕我們被打。最後不得已,我們只好叫了警察,由警察和我們一起維持秩序,才算把違章建築拆除了。
  東方早報:有沒有擔心以後可能會碰到更大的危險,這會讓你退縮嗎?
  孟言超:最近我也看到了一些極端的報道,比如說廈門19名城管被小販潑硫酸的新聞,還有夏俊峰一案。確實城管行業在執法時會有一些風險,但我覺得各行各業都會有風險,比如說警察啊、戰地記者啊,這也是必須要面對的事情。我覺得這些(有關城管的)新聞不會讓我退縮,反而會讓我更好地吸取教訓,思索在執法中該如何講究方式方法,來盡可能避免發生這樣激烈的衝突,又能達到執法效果。
  東方早報:工作中你感觸比較深的有哪些?
  孟言超:在入職前,我一直覺得國內城管的輿論環境很差,也做好了被老百姓罵的心理準備。可是前段時間在對通波塘橋執法的時候,周邊小區的居民看到我們堅持每天守點趕走占據非機動車道設攤的小攤販,都誇我們做得好,維護了小區居民的出行安全。這讓我很意外,也很有成就感,覺得城管的努力老百姓還是看在眼裡的,老百姓不是不分青紅皂白就罵城管的。在平時執法時,我一般都採取微笑執法的方式,以勸阻教育為主,不會輕易扣留處罰。
  另外,在這幾個月的基層工作中,我覺得城管工作太過繁雜,涉及太多領域,每個隊員很難背熟所有法律條文,我覺得如果能按塊區分,比如專門設立“社區城管”、“道路城管”等等,管理起來就會更專業一些。
  “城管管理體制沒理順”
  東方早報:前面你說到國內城管輿論環境很差,是平時經常關註城管的一些負面新聞嗎?
  孟言超:是的,比如說前段時間“城管打死瓜農”的新聞就炒得沸沸揚揚,一看到這些新聞,第一反應就是“啊呀,又給我們城管抹黑了,覺得挺丟臉”的,有種怒其不爭的感覺。再看網民的評論、整個媒體報道都是一邊倒,都是在罵城管野蠻執法,罵城管是“土匪強盜”,作為城管,看了確實挺難過的,有時我也會忍不住去回帖辯解幾句,比如:“你們想過這個事情的源頭嗎,瓜農占道賣瓜本身就是違法的事情,如果這個社會根本不需要城管,政府為什麼要去設立城管這個部門呢?”我希望網民能更理智一些,能看到事情的另一面,而不是將城管作為政府末端的“出氣筒”,只要是城管的新聞,就不分青紅皂白上來謾罵。
  東方早報:你覺得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這樣惡劣的輿論環境?
  孟言超:我覺得主要還是城管這個管理體制沒有理順,首先全國各地城管的編製就不同,像上海等一線城市是“參公”(即參照公務員待遇),而二三線城市是“事業編製”,有些小城市可能連“事業編製”都不是,有很多老百姓很有意見的臨時工。我覺得這直接導致聘用的人員素質層次不齊,因此城管這個行業各個城市差別很大,人員、管理都有很大不同,所以不能一概而論。
  另外,(城管)作為政府的末端執法部門,有100多項執法事項,大多都要跟老百姓直接起衝突,但卻不像警察一樣有人身控制權,也沒有也沒有一部完整系統的《城管法》來明確各種行為規範,從全國來說,城管的法律地位、管理體制都有待理順。
  東方早報:這樣的輿論環境你覺得該如何改變?
  孟言超:我覺得小攤販的出現是跟城市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的,在配套設施不全的地方小攤販是很受到老百姓歡迎的,短時間內我國是不可能消除小攤小販的。因此作為一名普通城管,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約束自己的言行,規範執法,給老百姓一個良好的印象。另外也希望媒體能加強對城管的正面宣傳。
  “相信有一天會被尊重”
  東方早報:快半年了,親朋好友對你的態度有什麼轉變嗎?有勸你跳槽的嗎?
  孟言超:雖然我的同學朋友很多都在銀行、律所、學校工作,不過他們並沒有瞧不起我的工作,一直都很支持我。我覺得國內對於職業太過分三六九等,在國外,這樣的職業分級就不明顯,連環衛工人都是很受尊重的職業。不過我覺得,國內尤其是上海,對城管的輿論環境正在好轉,我相信有一天城管也會成為被尊重、被肯定的職業。
  東方早報:城管這份工作你會一直堅持下去嗎?對自己未來有什麼規劃嗎?
  孟言超:會的,我覺得並不是像很多人說的海歸、研究生當城管就是浪費人才,相反,城管工作涉及數百條法律條款,專業性很強,真正要乾好反而非常需要更多高素質、高學歷人才加盟,我認為一個研究生能真正乾好城管工作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東方早報:你認為高學歷就等同於高素質和文明執法嗎?
  孟言超:我覺得基本上是成正比的。因為大學除了教會你專業技能,還會讓你涉獵更多學科,在邏輯思維、溝通表達能力方面也能得到提升。另外我覺得城管執法是個程序性很強的工作,並不比警察簡單,也需要不斷學習各種法律條文,因此學歷高的人在執法時往往能更規範運用法律條款,與老百姓溝通能力也更強。當然我們也需要跟老隊員學習,他們有豐富的執法經驗,如果能搭配起來執法效果會更好。
  (原標題:“城管需要高學歷人才,研究生能幹好不容易”)
創作者介紹

迎囍

tk74tkaxw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