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4日,慶祝過“鑽石婚”的彭寅生和鄒月吾從株洲回長沙尋找當年的湘江渡口。圖/瀟湘晨報記者斯茅庚
  
  清末民初長沙大西門義渡亭。供圖/陳先樞
  
  長沙碼頭。
  紅網長沙11月10日訊(滾動新聞記者 斯茅庚)“這個位置應該是潮宗門渡口,那個位置應該是通泰門渡口……這些都是咱倆60多年前經常乘船過江游玩的渡口。”11月4日,82歲的彭寅生帶著同歲的妻子從株洲回到長沙,已經慶祝過鑽石婚的他們回來兌現62年前的承諾。
  在這個美好的愛情故事背後,我們不妨跟著兩位老人來回顧一下當年江邊繁忙的擺渡場景吧,這些就真的只是這座城市的記憶了。
  韶山相親,兩個人面對面沒說一句話
  “我們的婚姻既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有自由選擇的成分。”
  ——彭寅生帶著記者進入到了60多年前的回憶中。
  1949年7月,長沙還沒有解放,許多青年都往解放區跑。彭寅生從長沙赴韶山一個親戚家尋求到解放區謀生的路徑,碰巧碰上鄒月吾的父親。親戚說彭寅生與鄒月吾都是1932年出生的,彼此結成夫妻很相配。鄒月吾的父親覺得個頭1.86米的彭寅生很不錯,當場拍板同意。
  在家長的安排下,彭寅生和同歲的鄒月吾見了一面。當時鄒月吾還在念中學。兩個年輕人見面,面對面坐了十幾分鐘,一句話都沒有說。
  鄒月吾的父親和兩個兄弟都是共產黨員,他們跟彭寅生說,長沙很快就要解放了,沒有必要再往外跑了。彭寅生從中聽出了,鄒月吾一家對他的喜愛。
  1949年8月4日,長沙宣告和平解放。當了幾年木匠學徒工的彭寅生轉為了正式工人。
  1950年,鄒月吾已經中學畢業。經雙方家長的撮合,這年5月,彭寅生和鄒月吾終於走進了婚姻的殿堂。沒有打結婚證,沒有辦酒,父母把鄒月吾從韶山送到長沙,兩人就算正式結婚了。這一年,彭寅生和鄒月吾都是18歲。
  離開長沙,夫妻約定婚後60年走大橋
  “和平解放前後的長沙沒有什麼休閑娛樂場所,除了看電影就是到湘江邊坐船。”
  ——彭寅生說,他和鄒月吾結婚的時候,長沙城往北到興漢門就打止了,往南到了南門口附近的城南路。
  1950年,橘子洲上除南面有幾個外國的領事館外,整個洲上只有幾家人。從橘子洲頭到橘子洲尾,長達6公里的狹長地段看上去就是一座荒島。儘管如此,每逢節假日橘子洲還是可以吸引不少游客。從北面的湘春路到南邊的西湖路,湘江東岸一路都是渡口和碼頭。
  鄒月吾在韶山沖長大,從小沒有見過大江大湖,而嫁到長沙後家門口就是寬敞的湘江。只要是節假日和禮拜天,彭寅生帶著新婚的妻子到渡口坐船到橘子洲玩一玩。這也成了這對新婚夫婦最喜歡的休閑活動。
  1952年,彭寅生和鄒月吾因工作需要從長沙搬到了株洲。他們相信,政府肯定會把橘子洲打造成可供游玩的景區,也肯定會架設跨河大橋讓生活在湘江兩岸的市民輕鬆過河。臨去株洲前,儘管從長沙城區到橘子洲還只能通過渡船,但夫妻倆彼此約定,假如結婚60年後他們還健康地活著,那麼就要徒步游覽橘子洲,並且走大橋從橘子洲到主城區看看新婚時的家會變成什麼樣子。
  故地重游,高樓大廈替代了當年的家
  “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洲,跟60多年前相比完全是兩個概念。”
  ——已經慶祝了“鑽石婚”的彭寅生興奮地對記者說。
  2014年11月4日,彭寅生夫婦帶著62年前的約定回到橘子洲。
  問天台、毛澤東青年藝術雕像、橘洲客棧、瀟湘名人會所、朱張古渡……每一個景點夫妻倆都要獃上好幾分鐘。彭寅生喜歡橘子洲的竹園和桃園,鄒月吾則喜歡橘子洲的梅園、桂園。
  游完橘子洲,彭寅生兩口子感覺有點累了,兒媳婦勸他們坐地鐵過湘江算了。彭寅生執著地說,“這是我們60多年前的約定啊,怎麼能說改就改呢?”
  最終,老兩口沿橘子洲大橋步行過湘江,走到他們當年生活過的通泰街和民主東街——一棟棟高樓大廈替代了62年前他們的那個家。
  [城市記憶]
  老人記憶中的湘江渡口
  站在橘子洲尾的湘江邊上,彭寅生指著湘江東岸向記者說,“現在的橘子洲大橋東橋頭就是當年的大西門渡口,往北分別為福星門渡口、潮宗門渡口、通泰門渡口,往南分別為小西門渡口、靈官渡口、文津渡口”。
  彭寅生介紹,橘子洲大橋以北的福星門渡口大約在現在的中山路位置,潮宗門渡口和通泰門渡口就在現在的潮宗街和通泰街。橘子洲大橋以南的小西門渡口就在坡子街上,靈官渡口在現在的勞動西路上,文津渡口在現在的六鋪街上。
  “除了7個渡口外,還有3個碼頭。”鄒月吾補充道,橘子洲大橋以南的西湖橋碼頭是個比較大的碼頭;大約在現在的湘春路口和湘雅路口一帶還有兩個碼頭,一個是專門運送木材的木碼頭,一個是專門運送糞便的糞碼頭。湘雅路口當時有兩個很大的糞池,每天有專門的工人到各條街巷收糞便倒在糞池,然後通過船隻轉運到益陽和岳陽。
  被逐漸取代的湘江渡口
  11月9日,記者帶著兩位老人的“記憶”找到湖南文史館館員陳先樞。
  “兩位老人說的這些渡口和碼頭位置基本準確”,陳先樞介紹,長沙渡口有數千年的歷史,從古代到上世紀60年代末,長沙一直就是依靠擺渡划船送人送貨過江的。
  位於五一大道路口的大西門渡口,自古以來就是運送游客過河的渡口。清朝嘉慶年間到清朝末年,這個渡口由民間捐贈建成免費送人過河的義渡口。位於六鋪街口的文津渡,與橘子洲上的朱張渡和湖南大學自卑亭連在一起,成為長沙一條古游道。
  渡口除了渡人還渡車。所有的車輛都從位於中山路口的福星門渡口通過,這裡有兩艘大型輪渡船,每艘一次可運載很多車輛過河。因橘子洲呈南北向把湘江分為東西兩半,輪船必須分兩段把車輛運過河。第一次由橘子洲東側的輪船運送至橘子洲,到現在江神廟前的廟前街中轉,第二次由橘子洲西側的輪船運送到溁灣鎮。擺渡時代,車輛每次過河至少要半個小時,有時甚至一個小時。而位於勞動路口的靈官渡,主要是運輸貨物。
  1972年,橘子洲大橋建成,隨後長沙港口外遷到霞凝港。靠近橘子洲大橋的渡口一個接一個地消失。開始兩年,還有一些小船送人過河,後來就再也沒有生意了。大橋、隧道,隨著一條又一條過江通道的建設,靠擺渡過江在長沙城區永遠成為歷史。  (原標題:兌現62年前的約定 夫妻回長沙尋訪湘江渡口)
創作者介紹

迎囍

tk74tkaxw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