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凌晨4時許,北打銅街21號院落車棚突發大火。院落共有5個單元,每單元12戶,有近60戶居民,上百人居住。院落正門在三四單元之間,起火車棚正對三單元,三單元受損程度最重。據居民講述,小區單元樓修建於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
  昨日上午,成都商報記者在北打銅街21號看到,院落一面臨北打銅街,另一面是單元樓道口,背街,距離圍牆兩米寬,就在這兩米寬的地方修了個一米寬的車棚,車棚里停著的20餘輛自行車、電瓶車及摩托車,已在火災中燒得面目全非。靠近車棚的單元樓牆體有過火痕跡,幾名警察正在現場勘查。小區原有中間、左右共三條通道。去年院落改造時,左邊通道被封閉,搭建了院委會活動用房;居民告訴記者,右邊消防逃生門常年關閉,而昨日凌晨大火起火點則位於中間大門附近。居民逃生過程中,一死10傷。
  成都商報記者 梁梁 唐奇 安利平 胡挺攝影記者 王勤
  打熱線反映老舊院落火災隱患
  今日起,成都商報開通熱線(028)86612222。如果你居住的小區也存在消防通道被堵,電瓶車車棚充電線路老化等類似的消防安全隱患,請積極撥打成都商報熱線反映。
  門牌號:2單元5樓
  68歲的謝序松(身亡)
  64歲的謝序琨
  一邊門鎖死,一邊熊熊大火
  獨居老姐妹該往哪兒逃
  64歲的謝序琨婆婆住2單元5樓,她一生未婚。十幾年前,因為丈夫長期住院,兒子又遠在蘇州工作,三姐謝序松就搬來同她居住,兩位太婆從此開始相依為命的生活,直至這場突來的火災。逃生時,謝序松不幸喪生,謝序琨身受重傷。
  姐姐吸入濃煙,摔倒在地
  昨晨9時,二醫院燒傷科搶救室內,醫生剛給謝序琨婆婆做完檢查,她身上有大面積燒傷。謝序琨表妹劉女士說,醫生切開謝序琨婆婆喉管檢查,發現裡面覆滿黑色煙塵,“醫院已經下過病危通知書了。”
  劉女士說,她剛趕到醫院時,謝序琨婆婆尚能說話,哭個不停,嘴裡一直呢喃著:“三姐莫得了……”家裡親戚為了安慰她,只好騙她說:“三姐在三醫院,沒得大問題。”據劉女士轉述,謝序琨告訴她,當晚發現院里起火後,謝序松、謝序琨姐妹一起下樓逃生,謝序松婆婆剛做完青光眼手術,視力不好,身體有殘疾的謝序琨走在前面,牽著姐姐。下到底樓,往右是消防通道,但是門鎖得死死的,兩姐妹只能往左逃,那是小區大門所在,但也是火燃得最凶的地方,正是在這個地方,謝序松婆婆不慎吸入濃煙,一個站立不穩,摔倒在地。謝序琨伸手去拉了幾次,都沒能將姐姐拉起來。
  據小區鄰居曹女士回憶,那時火已經越來越大,兩聲爆炸聲之後,火舌一度騰起十餘米高。謝序琨婆婆跑出來時,頭上眉發焦毀,手背腫得老高,看起來燒傷已經很重,但是剛一齣來,她哭喊著:“我要救三姐!”接著又衝進火場,曹女士阻攔都沒來得及。“很快,她又被火勢逼出來了,出來一會兒,她又要往裡沖,說要救三姐,這一次,我死死拉住她,沒讓她進去。”曹女士說。
  兩位老姐妹相依為命18年
  謝序琨的侄子任亮亮告訴記者,四嬢嬢謝序琨因50年代初生病,右臂與身體粘連,一直都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她把所有的侄子侄女都視為親生兒女來疼愛。
  時間一晃到了1996年,一直在綿陽工作的三嬢嬢謝序松退休後回到了成都。三嬢嬢謝序松婚後,人到中年的丈夫因病被婆家人帶走,三嬢嬢就一直和孩子相依為命,後來兒子工作去了外地,謝序松就成了孤身一人。1996年,謝序琨和謝序松在成都團聚,5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有兩室,外公外婆相繼離世,臨走時都囑咐三嬢四嬢往後唯有彼此照顧。
  兩姐妹相依為命的日子已有18年了,任先生每次回到老房子看望兩位嬢嬢,都能聞到房子里的中藥味。四嬢患有心衰,三嬢隔一段時間就會去抓中藥,小火慢熬為四嬢治病。上個月,三嬢做青光眼手術,四嬢每天買菜在家中做好後,拎到醫院和姐姐一起吃,晚上,姐妹二人就一起擠在醫院過夜,兩位老人就這樣在醫院住了半個月。
  任先生說,自己跟兩個嬢嬢建議過,搬到外麵條件好一點的地方住,但是四嬢嬢說,自己一輩子都在這個屋頭裡,不願離開。三嬢也說,那就聽妹妹的不搬走。
  門牌號:3單元6樓
  青年女子小周
  鄰居開門遞來濕毛巾 救她一命
  三單元6樓住戶小周是最遲知曉火情的一個,那時也正是火勢最凶的時候,她沒經歷過火災,一聽到樓下呼喊起火了,心裡立馬慌亂起來,她拿了手機,隨手抓了一套衣服,開門就向樓下沖。
  “剛跑到五樓,五樓的門是開起的,一個叔叔喊我趕緊進去躲,說下麵煙重火大,跑不出去。”小周回憶,進到屋裡,她發現屋裡除了房主黃先生夫妻倆,還有三樓一位男鄰居,後者因為無法從樓下逃生,才躲到樓上來的,“叔叔阿姨給我們拿了濕毛巾,讓我們捂住鼻子嘴巴,又拿了床濕被子,放在一邊,以便不時之需。”
  “我多感謝叔叔阿姨的,要不是他們開門喊我進去,我還不曉得會咋樣呢。”小周說,儘管自己只下了一層樓梯,吸入的煙塵就讓喉頭乾澀疼痛得不得了,幸虧黃先生夫婦招呼自己進屋,避免了意外發生。
  最後,屋裡四人成功逃生,而黃先生因為喉管動過手術,喉頭傷口未愈合完全,吸入了一些煙塵顆粒,被送入醫院觀察。
  門牌號:3單元3樓
  43歲的易蘭英
  坐上外掛機透氣 床單窗帘結繩逃生
  3單元3樓43歲住戶易蘭英從睡夢中蘇醒後,聽到樓下有人大呼“著火了。”她套上兩件衣服慌忙向外跑去,樓道里都是煙霧,易蘭英摸索著慢慢下樓梯。剛剛下了一層樓,易女士就被2樓躥著的明火嚇得往回走。熱浪灼傷了易女士的手部和耳朵,煙霧已經嗆得她喘不過氣來。
  此時,易蘭英看到一戶人家打開的大門透出光亮,便急忙沖了進去躲避。打開臨街的兩扇窗戶,屋中的煙霧迅速向外散去,易女士翻出房屋,乾脆坐在了2樓外掛的空調機箱上。看見街上的行人和車輛,易蘭英長吁一口氣,有行人沖她大叫:“千萬別跳哈!”
  易蘭英告訴成都商報記者,自己本來就沒打算跳,只是出來喘口氣。歇了歇後,易女士根據在影視劇中看到的逃生片段,從這家住戶的床上扯下一條床單和窗帘綁在一起,結成一條繩索,她打算沿著“繩”慢慢溜下去。此時,有消防戰士為其送來梯子,易女士溜“繩”溜到一半,就安穩地踏上了梯子,兩位鄰居在梯子底下接住了易蘭英,易女士順利脫險。
  兩家店鋪打開後門
  疏散院落幾十人
  院落正門在三四單元之間,正對起火車棚。從臨街的門進入院落,往右是一二三單元樓道口,再往右是“常年緊閉的消防通道大門”;進大門往左是四五單元樓道口,據住戶介紹,再往左本來也是消防通道,但是後來被加蓋成了院委會活動室。
  據院里住戶講述,因為起火點正好位於院落中間,逃生的人只能從院落兩側出逃,但由於左側消防通道已被改成院委會活動室,右側的消防通道大門遲遲沒有打開,院里住戶一時陷入了死衚衕,但好在這時起火點兩側分別有一家商鋪打開後門,為逃生居民開啟了一條逃生路。
  王女士夫婦住在5單元1樓,臨街一面是小超市,背街一面自住。凌晨4點過,聽到外面人聲嘈雜,王女士騰地坐起來說:“遭了!外頭人喊著火了!”王女士跑到街上看了一眼,回來告訴丈夫,正對著大門的車棚燒得好凶。
  “快,把我們商店的後門打開,看看後頭有沒得人。”王女士指揮著丈夫,去開堆滿了貨物的後門。平時為了財物安全,夫婦兩人從未打開過商店的後門。
  門一開,被火光映著,王女士和丈夫看到,左側本來是消防通道的地方修了院委會活動室,幾十個人都被車棚大火逼得擠在角落裡,還有幾個人站在圍牆上正想往外跳。見門打開,眾人慌忙圍過來,被困的住戶穿過王女士的小賣部魚貫而出,逃離火災現場。
  大門右側為逃生住戶打開“希望之門”的是2單元一樓叫壹家飯店的餐館。店員楊女士回憶,當時員工從2單元四樓下來,正門火大,只能右轉來到飯店後門,但慌亂中沒人帶上鑰匙,一名綽號叫“眼鏡”的員工當機立斷,將後門砸開,打開了生命通道。
  僅有的逃生通道,關鍵時刻大門緊閉
  本有三條通道
  一條被占,一條在燒
  事發地屬於老式院落,原本有中間、左、右共三條通道。去年院落改造時,左邊通道被封閉,搭建了院委會活動用房;昨日凌晨大火就發生在中間的大門;居民慌亂逃生時,發現右邊的消防逃生門也緊鎖,遲遲沒有打開。
  A
  消防門為何沒開?
  門衛慌了 忘了開消防門
  昨日下午,事發院落門外,住戶們仍在討論凌晨的火災,“火把大門堵了,左邊通道被封,右邊的消防逃生門也鎖了,沒有及時打開,還好一樓的兩家商鋪開了後門,我們才跑了出來。”
  成都商報記者在右側通道看到,大門上貼了一張“溫馨告知”,紙張已泛黃:消防通道關乎生命財產安全,破壞門鎖者依法追責。
  該院落門衛告訴記者,門衛和院委會都有右側消防通道門的鑰匙,但是昨日大火時,她慌了神,來不及穿衣服,趕緊跑了出來大喊“起火了”,讓住戶們趕緊撤離,同時她也報了警,因為事發太突然,忘了開消防通道的門。
  據瞭解,院委會保管消防通道門鑰匙的是孫大姐。據她介紹,昨日身體不舒服,睡得比較沉,車棚起火時並不知情,後來樓上住戶敲門時,她才將鑰匙給了對方,讓住戶趕緊去開門,“距起火只有幾分鐘,這在之前,右邊部分住戶從飯店跑了出來,消防通道的門開後,住戶們都從消防通道跑的”。
  B
  通道左側為何修成了活動房?
  社區:改造時已徵得住戶同意
  “右邊是消防通道門的問題,左邊就是通道被封的問題了!”說起火災逃生,5單元住戶孟女士很激動。她說,火舌堵住中間正門,左側通道又被封閉,他們無處可逃。孟女士說,幾名住戶甚至翻牆逃生。
  孟女士等人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事發地原本三無院落,沒有大門,但有左右和中間的3個通道可出入院落。很多年前,靠右的住戶自己籌錢,在右邊通道口設了一扇門,以保證安全。去年院落改造時,中間通道修成了大門,有鐵門,還有門衛室;左側通道被封閉,搭建了院落活動房;右側通道的舊大門也被換上了一扇新大門。為了安全起見,所有住戶從正門出入,右側通道作為消防通道使用,後來也在門上張貼了關於消防通道的溫馨提示。
  針對住戶的質疑,玉帶橋社區的工作人員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事發小區原本是三無院落,連大門都沒有,左右通道頂多只能算過道,算不上消防通道。此外,院落改造時,有關部門征求過住戶的意見,有住戶也提出了這方面的要求,在徵得大部分住戶的同意後,改造方案就可以進行,那麼設置活動室並無不妥。不過昨日凌晨的大火,讓孟女士等人覺得,“消防通道很重要,哪怕留一條過道,也好讓我們逃生啊。”
  C
  車棚為何凌晨大火?
  “直到起火,我家電瓶車還在充電”
  易蘭英惋惜道:“我老公的電動車,放在車棚充電,車廂里還放著好多工具,這下子全被燒沒了。”易女士介紹,當晚自己和老公都沒拔充電器,直到大火燃燒,自家的電動車還在那裡充電。易蘭英所說的電動車充電車棚正位於院落的大門通道處,同時也是此次的起火點。大門外有住戶猜測,和新小區相比,老式院落線路老化情況比較嚴重,可能是電瓶車充電時引發了火災。但是,具體的火災原因,有待調查。
  成都商報記者發現,在院落正門的小黑板上寫著:“內有單間出租,對外停電瓶車”,門衛稱如果有位置,外來電瓶車可以停入院落。“出了事就是消防通道,沒出事就是過道。”有住戶說,院落大門除去門衛室,大門通道只剩1米多,三輪車進出都困難,更別說消防車了。昨日事發後消防車趕到現場救援時,只能通過隔壁大廈停車場出口進入,停好車後,再朝近2米高的院牆內車棚噴水滅火。
  昨日,川內某消防支隊消防人員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消防通道必須要求有4米寬4米高,並保持完全暢通。沒有消防通道,或者消防通道上被建房、建車棚、落鎖等不暢通的,均屬於需被處罰的情況。通道原本兩米寬,彩鋼車棚近1米寬,消防人員表示,這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
  因為線路設施故障
  電瓶車充電頻頻引火災
  □2014年9月10日凌晨4時許,雙流學府路北十街一處四層民房突然起火,據租房者稱,起火地點是一樓一個停滿電瓶車、摩托車和自行車的過道,火災造成2死6傷。不過起火原因有待調查。
  □2014年10月一個晚上,上海閔行區一家電瓶車商鋪發生大火,店主一家三口身亡。目擊者稱,起火原因可能是店內電線設施老化,電瓶車充電引發火災。
  □2011年4月25日,北京市大興區舊宮鎮南小街因為電動三輪車充電時電氣線路故障引起火災,造成18人死亡、24人受傷。
  排除車棚火災隱患
  消防試點安全充電車棚
  對於居民存在的電瓶車充電車棚如何保障安全,該消防人員表示,他們支隊消防目前正在一個小區試點安全充電車棚,消防人員每4輛電瓶車配備一臺滅火器,併為車棚配備了固定充電插座,同時車棚內排氣扇常開,保持空氣流通。另外,門衛兼職看顧車棚內電瓶車充電,若有住戶徹夜充電,門衛會為其將充電器拔出,徹夜充電超過三次,該電瓶車車主則將被拉入黑名單,在車棚內為電動車充電時,需排在其他“白名單”住戶後面。  (原標題:車棚凌晨大火燒痛老院落)
創作者介紹

迎囍

tk74tkaxw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